關於部落格
時の流れの速さを今さらのように感じます
  • 272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3

    追蹤人氣

<銀魂‧小說>灰色季節

鋒面的影響下,連續幾天,江戶的天空都是灰色的,不斷的有陣雨出現。此時季節雖然還未進入冬天,陰冷的感覺也是會讓人直打哆嗦;灰暗的天空,也讓人心情不由得沉悶起來。
    
「爸爸就是在這種天氣中開始臥病在床‧‧‧」
在萬事屋門口掃著地的新八,最近似乎被這樣的天氣給影響,腦中不時抓住了從前的往事,心也跟著不時沉下。
       「啊,不行,不能再想下去,我還有很多事要做說。」
      
新八不打算一直讓自己灰暗下去,自從跟著銀時後,新八很少有這樣的心情出現,如果說有,大概都是跟銀時、阿妙和神樂有關,對自己或從前的事,其實也很少放心情進入,總是笑笑就拋至腦後,看來天氣的影響力很大。
    
「去買廁所的衛生紙好了,醬油和味增也快沒了,還有今天的晚餐材料,還有‧‧‧」
       
新八轉個方向想了想別的東西,剛好萬事屋也兩三天沒委託了,家中缺了一些民生用品需要補充,新八決定,今天要拉銀時和神樂一起去購物;於是,將門口走道打掃乾淨之後,新八走到和室,拿了張紙把所要買的東西列出了清單,和家用金算計一下;雖然銀時總是拿錢跑去買甜食和玩柏青哥,神樂和定春也是伙食費的大啃蝕者,導致付不出房租被登勢婆婆追著跑,但是新八一定會將民生所需的家用金保留下來用,如果不是新八這樣堅持,可能萬事屋的大伙會三天兩頭沒有衛生紙可用,沒飯可吃啦!
    
「阿銀、神樂,我們去超市買東西吧,一直關在家裡也不好。」
        
將要買的東西和錢都算好的新八,從和室走出,問了問正在看電視的銀時和神樂;沒委託加上又下雨陣陣,這三天,除了新八回老家一趟,銀時和神樂兩人就一直窩在家中,不是看電視就是睡覺,過著懶洋洋的生活。
    
「等下有結城主播的節目,你就和神樂去吧,啊,記得要買甜食唷,家裡的都吃完了‧‧」
       
盯著螢幕的銀時,摳了摳鼻子,頭也不轉的拒絕了新八的提案,因為正好是大江戶泳裝美女選秀的總決賽,銀時看得正起勁。
    
「新八,我要醋昆布阿魯。」
      
「神樂,妳也不想去嗎?」
    
「啊!那個女的小腹凸出來了,那個也是,還有那個,這是肚子大比賽吧,阿銀?」
    
「神樂,女人要看胸部和大腿,懂嗎?」
      
看來看得很起勁的不光是銀時,神樂也融入其中。
    
「神樂,妳等下也要看結城主播的節目嗎?」
      
看著也是進入電視中的神樂,新八還是再度詢問了神樂,今天要買的東西多,而且下雨,新八還是希望有人來跟他一起去買東西。
     
「我今天那個來了,所以懶洋洋的不方便去。」
     
「那個?那個是‧‧‧啊!//////////
      
一時了解「那個來了」含意的新八,臉不由分說的紅了起來,緊張的說道:
     
「神、神樂,女孩子不要隨便對男生說那種事啦!」
     
「又沒關係,你應該習慣啦!」
      
神樂隨便應付了一下,又繼續和阿銀專心盯著螢幕,熱烈的討論起來。
     
「可是‧‧‧東西很多‧‧」
      
新八看著熱衷電視的兩人,話吞入口,沒了辦法,嘆了氣,拿了一把傘就出門。
      
還好,出門時,沒有下雨,新八樂觀想著:
     
「應該可以在下雨前買完東西回家吧。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挑了一瓶特價的醬油和一大包特價衛生紙,神樂的醋昆布拿了幾條,銀時愛的草莓牛奶和布丁也在預算剛好中各拿兩個,再拿了一盒味增和一盒雞蛋;晚餐打算做馬鈴薯燉肉,所以又買了一袋馬鈴薯和一盒豬肉,籃子沉重了起來,不過對男生而言,這不算太重,雙手各拿一半,帶來的雨傘夾在腋下就可以負擔得了,前提是如果沒有下雨的話。
       
但天公不做美,滂沱大雨就這樣在眼前上映,新八無奈的將傘打開,拿著傘的手也提了一大包衛生紙,其餘的東西就由另一隻手負擔。雙邊重量不平衡的感覺真得不大習慣,且又在大雨中走著;在人行道有高度差之處,一個不小心,注意力集中在雙手上的新八腳下踩空,整個人向地面重重摔下去,東西也從帶中滾了出來。
     
「好、好痛,東西沒事吧‧‧」
        
新八慢慢將身子坐起,忍痛看了一下四周,雨傘和衛生紙滾在一塊,醋昆布、醬油和馬鈴薯在袋子外,醬油因為是塑膠瓶所以沒破,倒是蛋破了幾顆,味增盒子凹陷了幾處,還有鞋子飛出去就是了;新八迅速的將東西都歸回袋中,正要起身去撿鞋子,一陣刺痛從右腳踝發出,新八忍不住又坐回地上。
      
「痛!看樣子剛剛也扭到腳,真是糟糕‧‧‧今天真是不走運。」
       
一連串的不順,新八不禁又沉入了灰暗的回想,腦中浮出他還未遇到銀時之前,一直被老闆責罵甚至挨打的他,他不能回話,不能反抗,因為家中的債務需要這些錢,他必須放棄自尊忍耐著。想著想著,伴隨淋雨帶來的濕冷,腳踝和身上的摔傷,新八整個人被黑暗的氣氛給包圍住,路上的行人紛紛圍著他看,但沒人敢接近新八。
      
「喂!你呆在這邊做什麼?」
        
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耳邊響起,將新八的思絮拉回。
      
「你這樣會感冒的。」
      
「土方先生!?」
       
新八抬頭看著聲音的主人,隨即想到眼前這個人是警察,他自己則坐在道路中央的檔路者,慌忙的說道:
      
「對、對不起,我立刻離開!」
        
邊說邊忍著腳痛爬起,一拐一拐的向鞋子方向走去。
      
「喂,你是不是腳扭到了。」
      
「這點小傷沒關係啦,我可以撐著回家。」
        
面對土方的關問,新八露出了一個勉強的微笑,吃力的將鞋子撿起後,正要轉身拿其他東西時,突然整個人騰空而起。
       
「土、土 方 先生!?」
        
土方毫不猶豫的用「公主抱法」抱起了新八,並且立刻指示部下: 
        
「山崎,幫忙將這些東西拿著,我們先回屯所。」
        
「是!」
       
「土、土 方 先生,我、我還可以自己走,請放我下來!」
        
被土方這樣抱的新八,感到非常丟臉,而且這樣抱是對女孩子做的事吧!
       
「不用勉強你自己了,先來我們哪,包紮好了會帶你回去的。」
       
「可、可是‧‧」
       
「雨傘可能要麻煩你拿一下。」
        
新八正想表達意見時,土方打斷了他的話,叫山崎將雨傘拿給了新八,就邁開步伐往真選組屯所方向走去。新八紅著臉,忍不住叫道:
     「可以用背的方式嗎?///////」

  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被土方帶回到屯所的新八,除了包紮外,還讓他洗了澡,借了一套衣服給他。近藤局長很熱情的請新八到局長隊長休息室坐坐,泡了壺熱茶,準備了栗子羊羹當點心。
       
「哈哈哈~新八君,熱茶盡量喝,點心盡量吃呀!」
       
「近藤先生,謝謝你讓我洗了澡還借了衣服給我,真是不好意思。」

  近藤和土方這樣的幫新八,新八由衷的感謝他們的幫忙。
       
「不用客氣呀,咱們以後會是一家人的不是嗎,老弟?」

  近藤以理所當然的態度表示他們兩人以後的關係,新八聽了面無表情說道:
       
「這個就敬謝不敏了~近藤先生。」

「別這樣,阿妙小姐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,我的弟弟就是阿妙小姐的弟弟呀!」

「夠了,你哪來的弟弟呀!」

 面對厚著臉皮講著對阿妙追求的近藤,新八忍不住吐嘈了起來。

「看來你恢復不少。」

「土 方 先生!」

「阿年!」

 正在新八和近藤兩人你一句我一句之時,土方也進來這間休息室,手上拿了剛剛新八買的衛生紙和兩袋東西。

「你的東西都讓山崎幫你弄好了,看一下。」

 接過土方遞過來的東西,新八看了看,袋子換新了,裡頭的東西多餘水份都擦掉了,破碎的蛋也處理掉了,雖然沒有像跌倒前那樣完整,但能幫他這樣的忙,新八非常感激,

「近藤先生,你不是還有工作要做嗎?」

 把東西交給新八後,土方也坐了下來,邊拿煙出來準備抽一根,邊對近藤說道。

「阿年,你不認為這是一個好機會。」

 近藤伸出手,抓著土方的肩膀,認真的對土方說,土方有點摸不找近藤的頭絮,抽了一口煙問:

「什麼樣的好機會?」

「可以跟我未來的小舅子培養感情,順便了 解阿妙 小姐的奧妙的好機會。」

 看近藤用非常非常認真的說完,並且用一副我很聰明的樣子舉起大姆指,新八和土方雙方面吐近藤的嘈。

「誰是你未來的小舅子呀!我姐姐有什麼奧妙之處,我怎麼都不知道!?」

「先不要 管阿妙 小姐!你再不認真將那一疊文件看完,明天松平大叔又不知道會弄出什麼樣的花招要讓我們吃不消!」

「可是‧‧‧‧」
      
「「沒有什麼可是啦!快去工作!」」

 面對淚眼汪汪裝無辜的近藤,新八和土方仍不為所動的一起對近藤叫著。近藤只好抱著坐墊,咬著手指頭,依依不捨的離開會客室。

「呃‧‧‧為什麼要帶坐墊離開,近藤先生這樣沒關係吧?他真的很想留下來的樣子。」

 看著近藤的舉動,新八忍不住稍微擔心起來。

「放心,沒事,他這樣子雖然挺累的,不過我們也習慣了。」

 土方若無其事的說完後,又繼續抽著他的煙。

「啊哈哈,你們辛苦了。」

「說到辛苦,你也不是,這樣的天氣,一個人買這麼多的東西,怎麼沒有叫那個白毛小子來幫你呢?」

 土方望著苦笑中的新八,提出了他的疑問。新八手握著茶杯,愣了一下,然後又恢復苦笑的狀態說道:

「阿銀和神樂都有事要忙,所以‧‧」

 想到銀時和神樂兩人都沉醉於美女選秀而不跟著新八一起出門,早上那種鬱悶又在新八心中油然而升,但也不想直說原因,畢竟跟土方他們的熟度還沒到可談心的地步,雖然在柳生事件時幫了新八不少忙。

「你說謊。」

「咦!?」

 突然,土方很直接了當的揭開新八的表面話語。面對這樣意想不到的一句話,新八呆呆的望著土方不語,土方繼續說道:

「看你的表情就知道,不用再勉強自己了。」

「我、我沒說謊,也沒勉強自己‧‧‧」

「那你為什麼一個人在大雨中發呆,現在又是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呢?」

「咦!?」

 經土方點了一下,像是一層保護膜破掉一般,新八的淚水流了出來。

「咦?我、我‧‧奇怪,我怎麼回事?」

 慌張的想掩飾自己的淚,自己的情緒,但淚水像不聽使喚的崩潰流出,情緒無法在忍耐,新八低著頭,轉身背對土方,不想讓人看見他丟臉的一面。但不知何時,土方走近新八的身旁坐了下來,一面用一隻手放上新八的頭,像是安慰人似的輕柔撫摸著,一面沉默的抽著他的煙。兩人沉默了好一會,新八似乎情緒稍微控制了,慢慢的抬起頭來,說道:

「土、土 方 先生,這樣就夠了,謝謝你。」
       
「‧‧‧‧」

  土方默默的看著新八,並將手收了回來,邊抽了幾張面紙遞給新八邊說:

「不要覺得丟臉,哭也是發洩情緒的一道方法。」

那土方 先生也常哭嗎?」

  新八拿起眼鏡,邊擦拭著剛剛被淚水沾濕的臉邊問道。

「總比你哭得少。」

「照這樣說來,我很常哭囉。」
       
「我不知道‧‧‧話說回來,發生了什麼事了?」
       
「我,剛好今天的情緒不大穩,想到一些不好的回憶,所以‧‧」

經過剛剛的安慰,新八稍微放開心房,簡單的對土方說明今天的情況。但因為覺得只是小事,新八說完後忍不住自我嘲解一下:

「我大概很沒用吧,還那麼容易被這種小事影響。」

「沒那回事,每個人都有他重視的部份,就算是小事,但因為你的重視,就會變成大事。白毛沒注意到這點,是他的不對,不是你的沒用。」

土方說完後,便拿出一張名片,遞給了正聽了土方一番話語後,充滿感謝之意的新八。

「這裡有我的手機號碼,如果像今天這樣的情況下,沒人陪你買東西,就找我吧。」

「土 方 先生‧‧‧‧」

面對土方一連串的好意,新八感動的淚水又似乎要流出來。土方見狀,趕緊又抽了幾張面紙塞給新八,並且不好意思的撇過頭說:

「有心事不要悶在心裡,沒有對象傾訴的話,也可以找我‧‧」

「嗯。」

「所以‧‧所以,不要再用那種勉強微笑的表情了。」

手裡握著土方剛剛塞給他的面紙,新八破涕為笑的對土方說:
        
「土 方 先生真是個好人。」

(好人‧‧‧原來我在他的心中還只是好人。)

面對這樣的回答,土方似乎顯得有些失望,但看到新八微笑的吃著栗子羊羹,喝著快冷掉的茶,似乎已經擺脫那時在雨中所見到的陰暗面,土方抽了最後一口煙想著:

(也罷,至少在他心中形像又提升一點了吧?)

正準備也加入吃羊羹的行列,突然外面一陣騷動。有個很熟悉的聲音響遍整個真選組屋內。

「新八!你在這裡吧!!!」這是銀時的聲音。

「老闆,你在外面等一下啦!我等下就會把新八君給拎出來的。」伴著銀時的聲音,山崎的聲音也出現,看樣子是在阻擋銀時隨便亂入屋內。

「阿銀?為什麼他會來?」

聽到銀時的叫聲,新八疑惑的起身想去一探究竟,但被土方給壓了回去。

「土 方 先生?」

「那傢伙會進來這,你就坐著等吧,而且你腳不是扭到了?」

「話是這麼說沒錯,可是‧‧‧」

「這給你,我吃不了那麼多‧‧‧」

「呃…謝謝。」

土方將一塊羊羹放到新八的盤子中,新八老實的說出感謝,看樣子土方是真希望他在這邊坐著等銀時衝進來找他,新八也只好乖乖的呆著,先把自己那份還沒吃完的羊羹給解決掉,順便想著銀時不正在和神樂在家看結野主播的節目,怎麼會突然出現在真選組這個疑問;就在他吃了一口羊羹,正要喝口茶時,銀時拉開紙門,衝了進來。

「新、新八,找、找到你了。」

大概是經過努力的奔跑,銀時說話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。

「阿銀!你怎麼會‧‧‧」新八看著全身溼透並喘著氣的銀時,想要開口問剛剛想的疑問時,銀時先說了出口:

「你竟然在這邊悠閒的喝茶!?阿銀我可是放棄電視冒著大雨特地跑來找你的說!」

新八聽了,有點不好意思的說:

「人家熱情招待的茶 ,不喝很沒禮貌呀。倒是阿銀,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邊?」

「我是聽小圭說,你在超市前面似乎摔了一跤,然後被這傢伙帶走。所以‧‧‧」

「所以,你冒著大雨,放棄結野主播的節目來找我?」

「你知道就好了!不要再說第二次啦!」

似乎做了不習慣的事,銀時感到不好意思,紅著臉的將眼角往上,將頭撇了開,但手還是伸向新八:

「走吧,我們回家了。」

「等一下,你沒資格帶他回去。」

剛剛在一旁沉默不語,被銀時當成路人甲的土方,站了起來,擋在新八前面說道:

「你明明知道這樣的天氣出來買這麼多東西,是很不方便,你確讓新八一個人出來買,而且他今天的情況不太好,這些你都應該知道的,銀時!」

「這是我們家的家務事,用不著你這個外人來管。」

「新八已經受到我們真選組的照顧了,我們當然有權力介入!」

「是唷!你幹嘛對我家新八這麼照顧呀!哼!」

「他一個人坐在雨中,腳又扭到,四周都是散落的東西,你見到不幫忙怎麼行!」

「你!‧‧‧」

就這麼樣的,銀時和土方兩人就為了新八的事吵了起來,新八在一旁慌張的不知道該阻止那邊,雖然他們平常就水火不容了,但這邊是真選組,惹惱了真選組,不知道會有這麼樣的麻煩,於是,他放開喉嚨大聲喝道:

「別吵了,你們兩個!!」

正當新八對銀時兩人吼著,突然從新八背後發出一道閃光,轟隆的一聲,砸向了銀時和土方。 
   「哇啊啊啊啊啊啊
~~~~~!」

兩人的聲音伴著灰塵漫揚響起,新八呆呆的望著被閃光前面被摧毀的紙門和灰頭土臉,頭髮成了爆炸頭昏了過去的兩人。

「這、這是‧‧‧」

「哎呀呀~~成功了嗎?」

新八的背後響起一個熟悉的少年聲音,聲音似乎走到旁邊,往旁邊一看,正是真選組第一隊隊長沖田,他手上還拿著火箭筒,剛剛那道閃光就是從這炮口出來的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